臧启玉律师:我为什么要起诉腾讯?

一文章《腾讯公司无故永久封号,律师沟通无效无奈起诉》发表后,一夜之间阅读量达到十万+,成为网友相互疯传的话题。我又成为了焦点人物。相信受过腾讯委屈的网友是很多的,有网友表示对我进行资助,有的提议发动捐款,有的表示愿意组团声援。没有必要,这是我和有腾讯之间的纠纷,是私怨。二今天,我来讲述和腾讯的恩怨由来。腾讯出品个人公众号是一个伟大的创举,让很多草根写手一夜成名,我必须得感谢腾讯和腾讯个人公众号研发者。中国的网民平均文化水平不高,初期我的文章由于过多运用书面语和学术语言,并没有多少人愿意读。毛泽东是很有文化功底的,他的古文写的相当雄壮。但是在他做了领导人之前,文章全部使用口语。例如:枪杆子里出政权、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等等。因为他是写给中国广大老百姓看的。我开始改变写作风格,更多的开始关注老百姓。文字开始很有受众,每篇文章出来后总能得到较高的阅读量。有的文章当时没有引发关注,在半年或者一年之后,突然被人拾起,快速成为爆文。2017年,我写出了上百篇阅读量十万+的文章。包括当年阅读量最大和赞赏量最大的文章。公众号改过很多次名字。名字先后用过臧启玉说法律、一境说法、臧启玉律师。公众号的文章主要包括三个部分,教育、案件、人生。我是教师出身,经常写关于教育改革的话题,也经常评论典型案件如贾敬龙案、于欢案、明经国案等等。人生感悟文章还是很受欢迎。《我的高考》、《年届四十,人生过半》、《徐州唯一状元李蟠的凄惨官场人生》。每天辛苦的写作,终于吸引了全国数几十万粉丝的关注。那时候只要我一天不发表文章,便会有粉丝打电话要求:快点写。人怕成名猪怕壮。我引起了腾讯的关注,有时候是保护性的,有时候是惩罚性的。2018年中旬,情形明显不对了。腾讯先后永远封禁我的公众号三次。一次是因为转发人民日报的头条文章《官场逆淘汰正威胁国家安全》、一篇是国为原文转发光明日报的头条文章。这两次封禁,我提供了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的原文给腾讯总部,他们看后二话没说,解禁了。终于到了2018年7月10日,腾讯公司以无中生有的理由将“臧启玉律师”公众号(zqyls333)永久封禁。涉嫌违规文章名字为《历史的先声--读完我泪流满面》,我们公众号从来没有正式发表过这篇文章,而且这篇违规文章竟然是新华日报刊发的文章,所有内容为毛泽东的理论。三以人格保证,我从来没有正式发表过这篇文章,只要打开后台发表记录,一切将真相大白。目前只有腾讯有这个权限。申诉!因为有前两次申诉成功的经验,相信腾讯会给一个说法的。这次,我太天真了。开始给腾讯总部写信。因为之前我代表别人申诉,也有成功过。第二天信件就到了腾讯总部。打电话联系我的是一个女员工,她问我这篇文章倒底是哪一天发表的,我告诉她从来就没有正式发表过。她也惊讶,是啊,我们找不到这篇文章啊。她说研究后再给我回复。然而事后一直再没有回音。我开始和腾讯法务部联系,在我给腾讯写过六封快递,两封给总部,一封给马化腾,三封给法务部。我认为,腾讯这么大一家公司,一定会有一批由律师组成的法务部,里面一定法学人才众多,他们会以事实为依据,调查清楚,最终给我一个说法。然而我又一次天真了。腾讯法务部根本就不理睬用户的诉求。用肉包子打狗,狗也会追上去闻闻。我的信件他们收到后,是不是拆也没有拆,不得而知。判处一个人死刑,也是要有判决书的。我就是想要一个说法,我的公众号有没有违法,违了哪门子法。法治社会,首先政府要守法,执法人员要守法,法律工作者要守法。如果身为一名律师违法,还怎么去从事法律工作,怎么去教导别人要守法。人生大耻。四该努力的都努力了,沟通无效。司法是社会公平的最后一道防线,我只有相信法律。我决定拿起法律武器起诉腾讯。作为律师,我深深的知道,打官司是不容易的,特别是和腾讯这样的有背景的大公司打官司,胜率微乎其微。我向深圳南山法院递交了诉状。在我起诉腾讯之前,我查询到很多用户提起过诉讼,没有找到一起胜诉记录,深圳一名律师代理用户起诉腾讯,根本就不受案。福建有一个用户起诉腾讯,充分利用法律程序,腾讯只好在当地请律师应诉四次。南山法院接受了我的诉状,立案号为民初2019粤0305号,法官同时要求我在网上立案,线上和线下相结合,这是适应网络办公的需要,我会积极配合。2019年下半年,我不再接受案件,尽全力和腾讯打这场官司。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愿自损三千,也要杀它八百。法治社会,我相信法律,我要用司法判决给民众一个说法,倒底是权大还是法大。谨以此文,怀念过去无数写作的黑夜和白天。谨以此文,献给已经远逝的青春,作一次留恋的回首。谨以此文,致谢曾经关注和赞赏过我们公众号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