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律师因虚假陈述,天府新区法院开出首张“罚单”值得商榷

今日一大早,因一名成都律师涉嫌“虚假陈述”,被天府新区法院罚款3000元一事,律师朋友圈展开了激烈的讨论,执业律师“虚假陈述”法院是否有权予以罚款处罚的议论声不绝于耳。笔者查阅了“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公众号发布的《律师因虚假陈述,天府新区法院开出首张“罚单”》一文,该院昨日(19日)发布公众号文章披露:近日,四川天府新区成都片区人民法院作出罚款决定书,对一起合同纠纷案中的诉讼代理律师因虚假陈述、妨害司法,对其处以3000元罚款,这也是天府新区法院成立以来开出的首张“罚单”。根据该院披露,该院审理的黄某诉成都某运输公司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黄某称,被告为其代买的重型货车在运营过程中被主管机关告知不符合国家标准,无法进行货运,为此原告起诉维权,而被告否认其代原告购买案涉货车。罗某作为被告运输公司的代理律师,在法庭调查阶段查明某重要案涉事实,即相关人员是否为被告的员工时。在审判员提醒虚假陈述、妨害司法的相关法律后果后,罗某在明知相关人员系被告员工的情况下,仍坚持与事实相悖的陈述。后经查实,罗某存在虚假陈述、误导法庭的行为,天府新区法院遂依法对其作出处罚决定。据悉,该案承办法官认为:社会缺乏诚信,是诉讼案件数量居高不下的重要原因。为此,我国在2012年民事诉讼法修订时,将诚实信用原则引入民事诉讼。诚信原则要求诉讼参与人在民事诉讼中负有真实陈述、促进诉讼、不得以欺骗方式形成不正当的诉讼状态等行为义务。罗某作为具有专业法律知识的律师,应当深知法律的规定,依照客观事实,依法维护委托人的合法权益。但其在法庭上故意作虚假陈述、妨害司法,不仅影响了法院查明案件事实和诉讼效率,还浪费司法资源,依法应当予以处罚。鉴于罗某事后主动承认过错,态度较好,故酌定罚款金额。从该公众号文章披露的罚款依据来看,做出该罚款决定的法律依据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同时,该文还披露“罗某的行为也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为避免类似事件的再次发生,天府新区法院也向成都市律师协会发出了司法建议,建议协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律师协会会员违规行为处分规则(试行)》等规范性文件对罗律师严肃教育,依法处理,进一步加强律师职业道德和执业纪律教育,提升成都律师的执业形象。”纵观全文,简言之就是某律师在法庭上可能或者确实虚假陈述,法院对其予以罚款3000元,并向成都市律协发出了司法建议。根据该院适用的法律依据来看,分别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一款、第三款之规定。那么这些规定都是些什么具体内容呢?首先,我们看《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第一款规定的是“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是“(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第一百一十五条第一款规定的是“对个人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十万元以下。对单位的罚款金额,为人民币五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一款规定的是“拘传、罚款、拘留必须经院长批准”、第一百一十六条第三款规定的是“罚款、拘留应当用决定书。对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上一级人民法院申请复议一次。复议期间不停止执行”。其次,从该院适用的前述规定来看,并没有任何一条规定人民法院有权对“虚假陈述”实施司法制裁,更没有任何一条规定法院可以“虚假陈述”为由对执业律师处以罚款,该院适用的核心处罚依据重点或许是第一百一十一条第一款第一项规定的是“(一)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根据这一规定,人民法院可以罚款、拘留的应当是“伪造、毁灭重要证据”的行为,而且必须是达到了“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这样一个严重程度,否则,人民法院的处罚就可能是于法无据,有滥用司法处罚权的嫌疑。第三、笔者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十三条规定“民事诉讼应当遵循诚实信用原则”,这一原则诉讼参与人都应当严格依法遵守。虽然这是法律规定并确立的诉讼原则,但是在没有法律法规明确规定可以对不诚实的“虚假陈述”行为予以制裁的前提下,人民法院无权实施司法制裁。就算真的有相关的规定,至少该院并没有适用那些规定,其适用的规定与其制裁的行为不能对应,也有适用法律错误之嫌。第四、笔者查阅了大量的法律规定,并没有看到哪部法律法规规定执业律师在民事诉讼的法庭上必须如实陈述,相反的是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八条规定“律师对在执业活动中知悉的委托人和其他人不愿泄露的有关情况和信息,应当予以保密。但是,委托人或者其他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事实和信息除外。”从本案的情况看,似乎没有出现“委托人或者其他人准备或者正在实施危害国家安全、公共安全以及严重危害他人人身安全的犯罪事实和信息”的情形,不在律师可以不保密的范畴。当事人没有授权或者许可代理律师披露、认可的有关情况和信息,执业律师无权泄露,这是律师的义务,也是律师的职责所在,更是当事人委托律师的最基本的信任基础,否则执业律师可能随时出卖当事人,谁还会信任律师?谁还敢委托律师?律师制度又如何推进实施?第五、最后,《中华人民共和国律师法》第三十七规定:“律师在法庭上发表的代理、辩护意见不受法律追究。但是,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言论除外”。从本案披露的信息看,似乎也不存在执业律师“发表危害国家安全、恶意诽谤他人、严重扰乱法庭秩序的言论”的情形。因此,笔者认为依法治国,人民法院应当率先垂范,人民法院是法律实施、适用机关,代表的是国家权威,行使的是国家司法权,要更加慎重。执业律师也是法律人,也是法律共同体的一员,就算在执业过程中可能出现了一些不当的言辞和行为,人民法院应当真正的帮助教育,而不应当动辄予以莫须有的处罚。律师与法官的和谐关系是需要律师和法官共同努力维护的,也是双向的,执业律师与法官需要互相的尊重、互相支持与配合、互相帮助与学习,才能实现共同的依法治理追求。如果,人民法院动辄对执业律师予以罚款处罚等司法制裁,恐将打击执业律师的工作积极性,不再敢轻易代理案件,唯恐当事人隐瞒事实真相欺骗自己给自己带来法律上的风险,这样一来,律师不敢代理案件或者不敢、不愿意出庭参加诉讼,这个后果值得有关部门和行业组织的重视。近段时间,出现的几起执业律师被处罚的事件,似乎执业律师反而成了弱势,虽然有的处罚决定已经被上级法院纠正,但是其造成的影响却无法挽回。作者:         张洪  中国法学会会员、法制网特约评论员       转载请注明出处及作者!原文:律师因虚假陈述,天府新区法院开出首张“罚单”延伸阅读:广东律师被法院处罚一案已被广州中院撤销处罚特别说明:本文不知生命力如何,虽有风险,但不得不为执业律师叫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