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官的抓狂与律师的委屈

“法眼观察” 三十万法律人的共同选择来源/  微信号“蕴德刑辩”随着五月的脚步带来夏天,广东的温度骤降,隔三差五的暴雨,始终阴云密布的天空,用我们小学语文课上掌握的阅读理解技能来分析,这不太好的天气总会在预示着什么。然后一个个瓜就真的瓜熟蒂落。广州市荔湾法院给某律师开出2万元的“罚单”,理由是律师在庭前获得证据后不向法院提交,故意“逾期举证”。深圳市前海法院在一份《答辩通知书》中写:如果拒绝答辩,可能面临法院的训诫、责令承担诉讼费用等后果。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在二审审理的一起贩卖毒品案庭审中,法官询问辩护律师对上诉意见有无补充时三次打断辩护律师发言,并表示“讲不清楚说明你水平不够,抓不住重点。”据广州张文明律师自述,广州市海珠法院的另外一个民事案件庭审中,审判长对他大声呵斥:“为节省司法资源,我可以缺席审理,你们两个律师可以给我滚出法庭!” 一、论迹不论心对于这几件事,我们并不了解庭审全程和整个事件的前因后果,对事件本身不作孰是孰非的评价。更何况,法官是法庭的唯一主宰。无论法律还是法理,都要求庭审中的一切审判活动服从法官的指挥。只要法官认为律师的言行妨碍了诉讼的正常进行,当然有权采取措施去消除这种“妨碍”,律师也应当服从。只不过这几次,在所有可采取的可能措施中,法官选择了无论当事律师还是吃瓜群众在情感上都最难以接受的那种。再说一次,不谈对错问题,而是在情感上让人难以接受。 二、数据无情在广东省高院的工作报告中,2018年法官人均结案数是277件。而深圳市中院的工作报告中,全年收案48万多件、结案41万多件,法院人均结案数452件,居全省第一。广州市中院的工作报告显示的数据与深圳相差不大,全年收案46万多、结案40万多,人均结案357件。而这几个事件中涉及的深圳前海法院仅有26名员额法官,广州荔湾法院有员额法官60多名,海珠法院员额法官80多人。上面的结案数还只是平均,对于这几个事件中涉及的法院与法官,他们都是“被平均”的那部分。比如法官态度最恶劣让律师“滚出法庭”的海珠法院,他们的2019年工作报告里写着,2018年共收案4万多件,其中民商事案件收案 21311 件,审结 20646件,同比分别增长 81.82%和 65.06%。再扣除因担任院庭长而降低办案数的那部分员额法官,恐怕业务部门的一线法官人均办案数要超过500件。这样惊心动魄的数字,在法院的工作报告里变成平淡无奇的几行字:“目前仍存在不少困难与问题,主要是……案件数量持续增长、法官办案压力增加,司法辅助人员流失率高,司法能力与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相比仍然存在不适应问题”。很多同行在微信群里、在茶前饭后窃窃私语中,总会不经意地吐槽法官的不近人情,但是我们却总是若隐若现地感觉到了审判席上法官的崩溃。生理上与心理上的双重崩溃。(堆积如山的案件卷宗)三、冰冻三尺人均几百件案,我们就当法官全年无休吧,反正他们不受《劳动法》保护。平均下来每天至少得结一个案,这个平均数是假设了所有的节假日都不休息的情况。而哪怕是最简单的案件,哪怕法官只开庭、写判决,那也是好几个小时的工作量。更不用说有些案件光卷宗就有一米高,开庭用“天”作为单位,还要写一堆案情汇报。开庭时双方当事人还要吵架,律师还要扯皮,回办公室法袍来不及脱就要回复12368,不然催办短信发到院长手机上。好不容易喘口气,又来了个电话:“X法官,我的那个案件什么时候能结?” 马云说996(早上9时上班、晚上9时下班,每周工作6天的简称)是福报,被网友狠批。他是有资格在全国政法会议上给法官讲课的人,这话当然没说错。对于法官,996真的是福报。四、雪崩与雪花法官也委屈。什么事都丢给法官,急着给我发一等功么?难解决的事堆多了,没有谁的耐性是无限的,有时候着急起来对着自己的亲爹还吼一吼呢!那么在诉讼中着急起来吼谁好呢?以公诉人身份出席法庭的检察官不好吼吧,法警一直在陪着庭审的全过程总不能吼吧,刑事被告人基本已经在坐牢了根本就不在乎你吼不吼,民事案件的原被告刚吵完一轮还是别去惹他们吧……这个时候夹在中间的律师当然是比较合适的出气筒。律师还要提管辖权异议?还要证据突袭?还申请这申请那的?还司法不诚信?还罗罗嗦嗦一讲一大堆与本案无关或者法官认为对案件处理没啥作用的“废话”?骂一顿出出气再说,管你有没有道理。 这些年来,一直在说法律共同体要相互理解,可每个人都苦于自己的痛苦,几个会愿意去理解他人呢?我要是被骂的那个,我也不乐意啊。法官大人回家打自己小孩出气不行么?骂我干嘛?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痛苦,而各人的悲喜并不相通。它只会积累起来,越来越高,越来越重,然后在某个平淡无奇的庭审中,因为某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决堤。不必再说法律人要相互理解,这样的话很苍白无力。那么律师会不会有情绪崩溃想吼别人时候?当然有啊,律师虽然也号称法律共同体的组成部分,但法律共同体也是内外不同上下有别吧,所以法官都有忍耐不了的时候,处于法律共同体边缘的律师怎么可能没有呢!只是,在律师执业过程中,律师又能吼谁呢?法官、检察官、法警?我们都是被吼的那一个,没被吼过的律师人生是不完整的。当事人?那都是上帝,不投诉或者拒付律师费我们就很开心了,哪里敢吼。一个律师成熟的标志,就是学会在崩溃时找到安静不打扰到别人的角落把自己吼一顿,吼完了接着干活。 任何一种疲于奔命的职业都是不美丽的,任何一片雪崩时的雪花也都是不美丽的,愿法律职业永远美丽!- end -精彩推荐:失控的小县城县委书记频换,揭秘基层利益的保护伞二十二岁正科,二十四岁副处,揭秘平民子弟逆袭之路都说公务员不好,为什么不辞职神秘法医:我能让尸体说话特种兵王:我们功勋闪烁,我们寂静无名关注长按识别二维码阅读更多精彩小说法律人专属书屋,点击“阅读原文”进入